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於過去TSS裡的舊文章

新BLOG開張,先找點舊東西來填塞一下,之後陸續有新的文章,不再是局限於CLAYMORE的東西,但前期應該還是走同人路線為主,因為寫起來比較方便=v=







看著辮吧,慢慢總有一天會有屬於自己原創的文的。











1. [聖誕徵文]沒有神的平安夜



當踏入這個小鎮時,妳便感應出這裡帶有的妖氣。



然而,妳並非受到委託前來,這裡只是妳流浪旅途的一個落腳點,所以妳根本不關注這兒是否潛伏了妖魔——或是覺醒者。



雖然有妖魔潛伏,但小鎮上的人們卻依然如故地活動,完全沒有展露出對妖魔的恐懼,也沒有任何人談論有關妖魔的話題,或是被妖魔吃掉的話題。顯然,妖魔只是剛潛入這個小鎮不久,尚未展開任何行動。



現在,這個小鎮中的話題只有一個,那就是妳。畢竟,自己的裝扮也實在太古怪了,尤甚背上那不合身的佩劍,那披蓋全身的暗色斗篷也實在是眾人的焦點。幸虧如此,沒有人看穿斗篷造成的影子下的銀色眸子以及褪色的頭髮,所以沒有人能夠察覺出妳的真實身份。



找了棵大樹下坐下來。雖然這並非位處大陸的顛北,但是已然深冬時分,氣溫也是寒冷得可怕。夜色漸臨,人們都趕緊回家取暖,無暇理會妳這號怪人。



半妖的體質讓妳不會因寒冷而流失體溫,但並不代表感受不到寒冷,狂烈的北風依然讓妳萬分難受。



與此同時,有一異物鑽上妳的身上,那是一隻花貓。



貓這種生物造成了妳不快的回憶,不過很快便平伏過來。至少是明白到,面前可憐弱小的生物與那事件毫無一點關係。牠不過因為寒冷才鑽上妳的身上取暖吧。



不過,她實在也與貓的性格太相似了。



這並不是流浪貓,在其脖子上繫有條皮帶,皮帶上寫有一些自己無法看懂的文字(雖然那些文字與劍印很相似,但衣人從未對此釋義過)。但就算看不懂,也知道那是這隻小貓的名字。



也許投入了太多的專注力在這隻貓上面,竟然讓人接近了也不自知。



女孩正盯著我,不,應該是盯著我懷中的貓兒。



「妳是牠的主人吧,孩子。」



女孩用力點了點頭。



貓兒一溜煙似地奔回女孩的懷抱。女孩於離開前又再回頭望了妳一眼,然後小跑回去。



在她身上帶有很濃烈的妖氣。



======================



因為夢而醒轉過來。



天色尚未變亮,黎明時分寂靜陰寒得可怕。



妳努力回想到底是什麼夢讓妳驚醒過來,但是卻毫無任何印象。



破曉時分,東方泛白,昨天的女孩抱著她的小貓再一次出現了在妳的面前。



她靠了過來坐在了側邊,跟妳一起觀賞日出的燦爛。



「姐姐,可不可以陪陪我?」女孩突兀地問道。



妳答應了她,但妳不知道為什麼要答應她。女孩因為妳的應允而顯得相當興奮,她放下了小貓拉著妳的手奔向鎮外的湖畔。



這真是一個美麗的地方,湖水翠而清。因為地形的關係,陽光沒法直接照射在湖水之上,不會反射陽光的金輝,故此環湖的景緻都能清晰地映在湖水之上。



小貓自顧自的追逐群鳥而自樂,可憐的鳥兒被小貓不停地搔擾而飛來飛去。



女孩坐了下來,一邊撿起地上的石頭擲向湖心,造成一絲絲的漣漪,一邊慢慢訴說著關於自己的事情。



會纏上妳的主要原因,是鎮上再沒有可以分享心事的人。雖然身邊的人都會跟她有談有笑,不過卻沒有從中獲得任何充實的感覺,她無法從同儕中看見自我,她在朋友間彷彿只是一個透明人的存在。父母固然關愛自己,但是卻從不瞭解自己的想法,總之,在她出生的這個小鎮上,所給予她的就是空虛以及格格不入的感覺。一直以來作為支持其心靈的就只有這隻小貓,是牠填補了其空虛的內心,否則她可能早已鬱悶致死了。



而這隻貓會主動接觸的陌生人之中,妳是第一個。



「為什麼姐姐妳總要讓斗篷遮住臉孔?我想看看姐姐的臉呀!姐姐一定是個大美人來的。」



反正當下也沒有其他人,脫下斗篷也不會暴露妳的身份——妳是這樣想,或者,這是妳的藉口。



女孩啊的一聲低呼,不過在下一刻,驚訝表情完全消失,換上了是無限憐憫的表情。在其明亮的雙目中,彷彿可以看穿靈魂深處的眼光透射了出來。



「很痛吧,那個傷口……也許比之妳腹間的傷口還要痛上百萬倍吧!。」



「妳…妳為什麼會知道那事情?」妳吃了一驚。



「有關妳們的事情——大劍的事情,我是知道了不少的,雖然不過從別人口中聽來的情報吧。」



面前的女孩的確與那個小鎮格格不入。她的成熟,她的聰敏,她的理解力,都不是那種格調的小鎮可堪比擬。



「那個傷口,是妳最愛的人所給予的吧!」



妳沉默中,沒有回答她。她似乎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



回到了小鎮上,妳們來至鎮的中央廣場。



妳被廣場中的雕像吸引住了目光。



「那是迪妮莎與古妮雅像,是代表著漂亮,純潔,且又充滿愛的女神。傳聞中用上了她們名字的雙生女孩,都可獲得這對女神的祝福。」女孩解說道。



「迪妮莎……」妳細碎地念著這個名字。



「談起雙生姊妹,讓我想起了另一個有關雙子的神話,不過與雙子女神對比,卻是受詛咒的一對。」



「是什麼神話?說來聽聽。」妳對自己流露出的興致勃勃感到驚訝。這種情感,自妳成為半妖以後可謂未曾出現過。



而女孩也因為自己有了忠實的聽眾,而顯得相當高興。



「這是有關ルシ與ラファ的姊妹故事,也是我最喜愛的故事。
傳說神與惡魔戰爭的暗日子中,ルシ與ラファ是聖城中的最強戰士,她們備受眾神的眷顧。而她們亦以諸神之名保衛聖城,驅逐惡魔。正因為有了她們的參戰,在那場戰爭中才能獲得最後的勝利。
然而,在驅逐惡魔的最後一場戰役中,姐姐ルシ卻隨著戰役失去了蹤影。眾神直指ルシ受到惡魔的誘惑而墮落,投向惡魔軍勢,出賣同胞,但是卻找不出任何理據。眾神強迫餘下來的ラファ手刃其姐姐。
ラファ固然堅信姐姐是無辜,但卻沒有任何選擇的餘地,因為,她不這樣做的話,則自己也會被冠以叛逆者之名進行火刑,姐姐一樣無法沉冤得雪。
所以ラファ提取了其兵刃,直入惡魔的巢穴當中。最後結果是如何,無人得知。神與惡魔的戰爭是結束了,而兩姊妹的名字也被人遺忘掉。」



「這就是她們的結局嗎……」



「有野史記載,妹妹在諸神面前親手血刃自己的姐姐,眾神相當滿意這種結果。但其實那是做給諸神看的一場戲,在眾神都忽略了她們之後,妹妹便帶著假死的姐姐遠離聖城隱居起來。」



「………………」



「哈哈,那段野史是我自己編的,很精彩吧!因為不滿最後的結局便自己修改至滿意為止,不過,不及原來的結局來得有味道吧!」



「………………」



「姐姐…妳的傷口裂開了…」



是的,這時候妳方發覺,從左眼流出來的血已染紅遍地……



==================



在離開前,妳找出了那隻潛伏中的妖魔並把牠秘密地解決了。這是於這個聖誕節唯一能夠為她辦的事情。



最後妳隨著漫天的飄雪悄寂無聲地離開那個小鎮。



妳無法履行對她的承諾,沒法陪伴她過聖誕節。因為妳的身份只是一個死人,而且之前在小鎮逗留的時間亦嫌太長了,已開始惹起女孩父母以及鎮上居民的不滿。



「安安份份地當一個死人」是組織對妳的忠告。



*********************



再次展開了旅程的妳,察覺到沿路上的不尋常。



周遭平靜得實在太離奇了,沒有鳥鳴,沒有蟲叫,幾乎沒有任何生物的存在,除了植物樹木仍守候在原地以外。



事實上,妳甚至感覺到,如果四周的樹木長有雙腳,它們會毫不考慮地拔腿就跑。



這地方發生了什麼事情?



*********************



同樣的夢境再次把妳驚醒了,這次妳終於也捕捉到該夢的殘像。



把妳驚醒過來的,並不是一張又一張永遠無法得到滿足的嘴巴,而是一個長有翅膀的影——翼的死神。



祂在親吻著妳。



遠方發出無語倫比論比的可怕妖氣貫徹了天地,而發出的方向是妳離開的那個小鎮上發出。



花光妳一整天的時間趕回去,但是一切也太遲了。



深淵者(應該是吧)已經離開了。小鎮上沒有一塊完整的瓦片剩下來。雪花已經填補了人們那被挖空了的小腹內腔。



妳發現在廣場的中心有她的影子。她倖存了下來,瑟縮在破碎了的雙子女神像下。



但事實上她已經死了,當妳走近了她的時候妳才發覺這個事實。



她沒有任何表面傷痕,很明顯是逃過了深淵者的攻擊,但是酷寒的天氣,加上沉重的打擊,這就是她的死因。



然而她並非唯一特例,妳檢視了整個城鎮,發現所有的女孩都逃過了深淵者的攻擊。



「對不起,原來我什麼也無法為妳辦到……不,也許我還可以為妳辦到一件事。」



然後,妳緊緊抱著她那不再溫熱的身體,靜靜地於這片廢墟上渡過了被神所遺棄的平安夜。







不久以後,組織便派人找上了妳,並要求妳復職擔任組織的no.5。















2.萬聖節賀文-詛咒之書



月滿的銀光也照不穿暗的森林,即使夜鷹也沒法隨意於此飛過。

不過,這沒有對她造成影響。

少女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這是相對於穿越森林所須的專注力而言,事實上,現在她正把所有精神集中在不久前所撿拾的書上。

死寂從某處開始接近,惡意靜候最適當的時機,一切危險皆直指著孑身穿過群樹的女子。

她兀自閱讀著書中內容,毫沒察覺出任何不妥之處,繼續走在色歸途上。蟄伏著的影在竊笑。

森林很寧靜,除了自己的踏步聲外。

潛伏久久未對女孩展開攻擊,而只是緊緊跟貼她的身後。

彷彿久遠了的光線從僅有的空隙鑽了入來,少女的注意力終於離開了書本。站在月光之下,自己竟仍被影子印覆蓋著!

猛然轉身,半腐爛的五官正正擺了在自己的臉前。由於這張臉孔是如此的吸引了目光而去,以致於怪物身上的其他特徵根本無法為意清楚。怪物咧著一整排牙齒,彷彿咧齒大笑的樣子,不過沒有嘴唇的他,又如何確定那是在笑著?

沒有心理準備的女孩理當大呼大叫,嚇個半死;然而,此刻卻一如以往的沉寂,怪物也沒有展開任何行動。

先打破沉默的是女孩,她冷冷而厭惡地說了一句:「別無聊了,露雪娜。」

「切!」露雪娜無趣地扯下了那張低級趣味(在拉花娜眼中是這樣吧)的面具,抱怨道,「你才是這個世上最無趣的人呢。」

「給你嚇了這麼多次,招數上又缺乏新意,誰都不會害怕。」

「不見得吧,其他人怎麼被嚇還是會害怕,列莫託也給我嚇過不下十回。只有你是異類。」

「嗯,列莫託嗎?也許是他陰損事幹得太多吧,也許他只是敷衍你而已。」拉花娜推論著。

「不管怎麼說,你的反應也實在太過份了!你也不看看今天到底是什麼日子,即使你並不害怕,至少也要故作驚訝一番,才有節日味道呀!」露雪娜一邊說,一邊梳理自己的頭髮,清走嚇人用的各種化妝。

節日?啊,想起來了,今天正是萬聖節呢。卻又如何?那不過是小孩子的節日吧,而自己現時的身份,是一名斬殺妖魔的戰士,不應該讓恐懼支配了自己的身體﹑感情﹑理智的。

「還是以前會嚇得哭著跑走的你可愛多了。組織也真太可惡,竟把我可愛的小妹子奪走,換成這樣一個冷冰冰的女人!」露雪娜的語調充滿了感傷,一點也看不出是造作。拉花娜皺眉以對。

時間向前回溯,回到了那個有哭也有笑,有血也有淚的日子,是情感依然健在的日子。一切一切的行為是那麼地人性化,毫不矯揉造作,遇上開心的事情會笑,遇上不幸的事情會哭泣,遇上可怕的事情會顫抖。原來曾何時,自己確被露雪娜捉弄得哭起來,然而,卻仍是倒在姐姐的懷中哭泣;原來,以前的自己也會鬧脾氣有好久一段時間對露娜不揪不睬;原來,曾幾何時,自己竟會跟露雪娜朋比為奸,一起捉弄其他的朋友,包括成為半妖以前和以後。

過去有開心的,也有不開心的,卻總是彩色的,突然一下子都跑了出來,強烈地對比著那灰暗的現在式。

伸出手想抓住這些記憶,然而卻沒法碰著,彷彿不能判別距離的海市蜃樓一般。而露雪娜則以驚人敏捷的身手追逐這些幻影,竟然成功給她抓著了一個回來,只是,當她準備耀的時候,幻影便如氣球一樣脤破了。二人皆不禁稀虛。

人生在世,醉生夢死。即使已經變成了非人的生物,這一點其實改變不多。自己的感情到底從何時破產?已經忘記了。快樂是無形的,是虛無的,但不作追求,則只會得到名為零的東西。

重新開啟自己的感情不難,不過,女孩沒有這樣做,她依然保留了那一份如冰似的個性。

當時的她還沒體會得透徹,以致自己就此錯過了已餘下不多的……日子,沒有讓自己緊握僅剩可貴的親情。



「話說回來,你手上拿的著的是什麼東西?」露雪娜好奇把頭探向了拉花娜手上的書本,

「是恐怖的故事,萬聖節裡最適合看。」二人走出了森林,月光重新浴洗大地,照出書本封面的圖案——一張詭異的馬臉,驚嚇效果要比露雪娜的化妝大多了。

「唔,書皮確有先聲奪人的效果,但是內容如何?」

「沒法告訴你,我還不過在開頭而已,但是……」拉花娜說到一半便停了下來。

露雪娜也沈默了。

二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背面森林最森暗之處。

「你認為那是什麼?」

「萬聖節跑出來的鬼怪?」

「別胡鬧了!」

「沒法感應出妖氣,沒法確定是否妖魔。或者是其他野獸吧?」

露雪娜不語,全身都進入戰鬥戒備狀態。

拉花娜斜眼瞥了瞥手中的書本,而面前看不見的敵人,又不禁讓她想起書中的內容。

牠出生於影子,暗是牠的母親,你能夠感覺到,卻不能看見。

拉花娜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露雪娜只打了一個手勢,就如強弩一樣彈射向目光所及位置。拉花娜叫不著她,唯有也追了上去。不過露雪娜跑得很快,怎麼也追趕不上,最該死的是自己雙腳變得十分遲滯,根本不能發揮應有的速度。

森林彎曲了,露雪娜漸漸沒入暗中,再也看不見﹑呼叫不著……






是一場夢,這是早該理解到的,有很多事情都可以讓自己明白那是夢境。

沒有所謂難分真假的夢,只是自己不願厘清而已。

在十月的日子裡,做著一個十月時份的夢,遺憾的是,以後所有的十月都只有自己一人渡過。

手邊放著夢裡頭的書本,它是真實存在的,是自己曾經最愛不釋手的書本。夢只是過去記憶抽取出來的東西。

但是,它應該已經遺失了很久才對,何以又再出現在自己身邊?

拉花娜慢慢拿起這本書,翻起來細細閱讀…………













3.萬聖節賀文-魯路篇

「任務進行得還順利吧?」
「收不到既定的金額嗎?」戰士反問道。
「不,交收過程很直接了當,沒有問題發生過。」
「那麼,是任務的下一則指令發下來了?」
「別太神經質吧,雖說妳們的唯一工作是斬殺妖魔,但不代表無時無刻都處於工作之中的。」
「那麼,你為什麼出現在這裡?」

這句話有夠殘忍無情的說。
作為衣人,可真謂過街老鼠。得不到人類的尊重,也得不到戰士的尊重,甚至乎也得不到同為衣人的尊重……
我們自己到底是什麼,我們最清楚得很,這是為什麼我們從一開始便用衣包裹起全身上下的原因,從沒有人謄敢稍稍褪下衣。半妖總覺得自己的身份﹑自己的眢w很難堪,可是能夠比我們還要難堪麼?

半妖已經感到不耐煩,打算離開。唉,這些孩子看來還不明白,其實我們也會以長輩之心去關懷她們的狀況,而不是一味的把工作塞向她們。
衣人抽出了一包東西拋向半妖,半妖對這動作此料未及,接的時候手忙腳亂。

「雖然妳沒有說出暗語,不過這包糖果還是給妳吧,好好的去玩幾天,放鬆一下自己。」

真是傻得透頂,除了她們那少得可憐的同伴外,這孩子還可以找誰一起玩?
整理了一下帽子與墨鏡後,衣人轉身離開,留下那一臉茫然的半妖戰士。

萬聖節啊,如果史達夫的全體員工都以真實面目去參與這個節日的話,相信一定是非常有趣的場面。

=====================================

「魯路,為什麼我們要斬殺妖魔?」

真糟糕,竟然提出這種問題,恐怕這孩子很快會被開除學藉了。

「妳不憎恨妖魔嗎?在妳的至親被妖魔扒開肚皮,瓣開腦殼時,妳沒有覺悟到要保護自己摯愛又無能的人們嗎?」要解答她的問題,都要先瞭解她問題的起源才能解答,魯路慢慢地刺探著她的心底。

不過,似乎用力過頭了。小妮子面無表情的站了在那好一會,為了平息內心的洶湧。

「沒有我想要保護的人。」她憤言,但是迴避重心,這樣可幫不了她的。

沈默良久,因為魯路正等待著對方吐出心真正問題。

「生物,就是有其生存的權利吧。」
「但是妖魔沒有。」
「因為牠們以人類為餌食?」
「因為,牠們是妖魔。妳只消瞭解這點。」
「那麼,我們呢?我們流著妖魔的血!我們有一半是妖魔!」
「難道妳沒覺悟,從妳踏入組織大門那一天起,妳們已經再也身不由己嗎?」

半妖看似受了不小的打擊,她捏緊了拳頭,閉著唇向後退了一步。

「所以,妖魔沒有生物應有的權利,而我們也沒有……這是由誰決定的?不對,應該說由誰定義下來的?你也清楚的吧,沒被定義的東西,即是不存在世上。」

魯路嘆了口氣,緩緩答道:「妳相信神的存在嗎?如果妳相信,那就是由神所定義的;如果不相信,它就是由大部分人類所定義而來的。」

「當我準備要作最後一擊取下牠的性命時,牠瑟縮著向我求饒。那一刻,牠只是一隻兔子。」
「只要妳在最後一刻了結牠的性命,妳就是對的。妳拯救了無數條生命免厄於牠兇爪之上。」
「對錯只是相對!在牠的角度而言,求生是再正確不過的事情!」
「同時,妳殺了他也是一件正確的事情。」魯路糾正道:「或許妳覺得殺死無力的牠是一件丑惡的事,但誰告訴妳正確的事情並不丑惡?別再造小女孩的幻想了!這個世界不存在正義,正確與否只是為了確立利益立場。正確事情就是醜陋無比,不瞭解這一點妳永遠也不能成長。」

半妖再沒問題提出來了,自此以後再也沒有提出過任何問題,也沒有再跟魯路說過任何一句話,直至到那時候為止。



「妳終於主動來找我了,是有新的問題想要得到解答嗎?」
「沒有了,自上次以後,我再也沒有過任何問題困擾過內心。」
「那麼,妳前來的目的是……」
「很令人羨慕呢,城市裡的萬聖節派對,大家都玩得很快樂。」
「…………」
「趁這節日,我也想讓自己變得恐怖一點,跟最要好的朋友分享萬聖節的喜。對了,魯路,有沒有南瓜糖?」
魯路從抽屜中拿出了一大包南瓜糖遞給她。
「記得告訴她,我會在拉斯斐爾斯湖絆等待她的。拜託了,魯路。」
她拿走了那一大包南瓜糖,留下了一張色的卡片。
















4.萬聖節賀文-覺醒者篇

在當初把她救起來帶回家去的時候,我就應當理解到她不是人類的身份。

然而,是那時女兒逝亡了的自己太過孤獨,或者被魔鬼迷惑了心竅,我完全沒有去想過,甚至乎是刻意忽略了種種明顯而確鑿的證據……但事已至此,我為何仍然沒法去承認她就是妖魔的事實?

當姬莉斯再次以「爸爸」呼喚我的時候,我的心被無形之手大力地握搐了一下,我不敢正眼以對,因為我知道她的眼睛向著我發出求救的信號。

「救我,爸爸…」姬莉斯以無力的聲線哭叫著。


=====================================

母親因難產而死,遺下父親與子女相依為命的事情,在這個年代是再普通不過的事情。亡妻的傷痛,在每個人身上也有不同感受,甚至有些人,並不認為那是種痛,而是一種解脫。別人的感受,我沒法去多說,畢竟我沒有讀心術,即使有,我也不想去窺探別人的心底。至於自己的感受,我只可簡言地說,那不是一種好的感受。

死者已矣,除了每年的忌祭以外,自己還能還所愛的女人做什麼?故此,我只能將對妻子的愛全然轉注入女兒歐雯身上。而實際上,我亦從歐雯處看見了妻子的靈魂。

是不是命運女神天性就愛作弄人呢?

還是說,我不懂得滿足於既有的快樂時光?

總之,死神帶走了歐雯,了無聲色的。時為十二月中旬,身子一向不好的歐雯因受風寒去逝,現正安睡於教院後庭,跟母親同在。

然後,大概上天在憐憫,又或者嫌這個捉弄仍不夠深——衪送了我第二個女兒。

好不容易地渡過了暗的一月與二月,這段時間漫長得令人無以忍受,最難受的不是那廿年來最嚴酷的冬天,而是那緊隨不離身的孤寂。

三月,大地回春,我決定出外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姬莉斯也在這時候被派來我的身邊。

當時她昏迷於拉斯斐爾斯湖的岸邊,背上有著嚴重的傷口,從左肩一直劃至右腰。已能判定了那是刀刃所致的傷害,只是當時沒能明白為何有人會對一個這樣的小女孩下如此毒手。至於其家人,我沒有多去考慮,這種年代父母暴斃或是刻意拋棄的例子大有存在。

她名叫姬莉斯,年歲方面,不知道,看上去與歐雯差不多大小吧。對於她父母方面,她隻字未有提及,但看得出她對父母的思念很強烈,她不願說出來只是有難言之隱,而那個難言之隱實際是那麼令人驚悚,也難怪她根本不願意吐露。

無處可歸的姬莉斯,自她傷癒以後就開始了跟我同住的生活。她非常喜歡跟我一起的新生活,這裡幽靜美麗的環境是她最為陶醉者,她是個天生的藝術家,每天她都最喜歡早早起身在花園裡進行寫生,所所見之內的花草鳥獸都夜入白紙裡面;她也酷愛田園生活,對各種花草都作十分適心的照顧。同時,我也感激姬莉斯介入了我的孤苦的生活,填補了因歐雯離去而造成的空虛。

我忘記了到底從何時起我們之間以父女相稱,只知道姬莉斯確是我生命中的第二個女兒。她是個乖巧﹑勤快﹑健康﹑善良……我已不知道善良這一詞是否合適套用於她身上了,畢竟她是吃人的妖魔,是摧毀生命的惡魔……但若說摧毀生命就是邪惡的話,人類又算上是哪根蔥?

算了,我又不是負責對文字作定義的人,又何必去深究。最重要的是,她在我的眼裡就是善良可人的小女孩。

幸福快樂是短暫的,回憶卻是無窮無盡。一個寒暑很快過去了,我跟姬莉斯於這段時間在湖邊建了一間避暑木屋,在山上蓋了一個玫瑰花圃,到過森林深處採蘑,曾在湖上泛舟釣魚……種種形形色色的活動,要一一陳列的話,恐怕是沒完沒了的。總之,那是一段可貴的美好光陰。

在眾多節日當中,姬莉斯最喜歡萬聖節,因為可以討糖吃,又可以嚇其他人來滿足那頑皮的性格。

今年萬聖節的試膽大會,是姬莉斯最熱切期待的活動。但有誰知道,那竟是一個致命的陷阱?

於萬聖節到臨前的一個月,跟此處最近的一個村落受到全面的毀滅,村內沒有任何生還者。

而那一天,姬莉斯神秘地失了蹤,直至事件發生後的第二天才以襤褸的身姿回來。我問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她什麼也沒有回答,只是一味地伏在我的身上啜泣。最後到底是如何,我始終沒法問出個所以,但我說什麼也不可能相信姬莉斯是毀滅者。只是,只有我相信又能挽回了什麼?其他村民是不可能不質疑這可憐的女孩。

故此,我很小心,沒有讓姬莉斯失蹤的秘密揚出去,但紙沒法包住火,那天的事情仍然被村裡的人發現了,不過他們皆默不作聲,反倒把我跟姬莉斯蒙了在鼓裡。

萬聖節當天沒有受到村子被毀的影響,如常舉行著,但那只是表面上的。

試膽大會場地舉辦在沃特森林,我跟姬莉斯很「幸運」抽中為第一組入內的參賽者。當然,這是一早被預定好的事情。

森林深處,是四名大劍在恭候我們。

「為…為什麼是這樣的孩子?」一名大劍感到驚訝,「難不成是訓練生時就已經……」
「妳說得太多了!」另一名大劍壓止道。

我看見她們的時候,陷入了一個不知所以的空白,直至回過神來,姬莉斯距離死亡也只差一步。過去種種回惚浮現起來都直指著姬莉斯根本不是人類。

「爸爸,救我……」姬莉斯哀叫。

我應該怎麼辦?

「她不是你的女兒,你的女兒一早死了,她只是一名覺……妖魔。」

「少假惺惺了!妳們自己不也是一頭妖魔!」我憤怒了。為了什麼?不知道。

「你說得沒錯,我們也只是妖魔,終有一天,我們也會變成她這樣,變成吃內臟的怪物……」

「收聲,夠了!」

「到那時候,我們也得作個自我了斷,妖魔……不允許存在世界上。」大劍憐憫地看著姬莉斯,「沒錯,她曾經也是人類,變成妖魔的確很可笑也很荒謬,我們來此,是為了結束她妖魔的生涯……」

神告訴我應當擋在姬莉斯面前,這樣做可以保住她,讓她免死大劍的刀下。

但是我沒有這樣做,我眼睜睜的看著死神再一次帶走我的女兒,是我親手斷送神賜給我的第二個女兒。

「爸爸,救救我……」她哭著說,這亦是她最後一句說話。我聽見了,但沒看見,當時我正背對著她。

身首異處的姬莉斯,依然是印象中的模樣,沒有呈現出一絲妖魔的樣子,自始至終,我都未曾看見姬莉斯化成他們所說的妖魔樣子。

抱著姬莉斯的屍首,我默默地離開了此地。

這天萬聖節裡,我沒有聽見一絲歡笑的聲音。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於過去TSS裡的舊文章 」へのコメント

来踩CC的BO~~= 3=
加油加油~~(吹喇叭

PS:偶是白白XD

我也来踩^o^!!
FC队伍好壮大,啦啦啦

= ______,=
因爲之前就看過也跟CC私下討論過文的事,所以這裡就來單純的踩BO+鞭策!

(揮鞭ING

CC加油寫文啊XD,看!白白更新的多快,要向她學習喲!

我也來踩~=3=a
加油呀~原創的文就好像新世界一樣~自由~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於過去TSS裡的舊文章 」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ouryouthwords.blog25.fc2.com/tb.php/1-90685357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