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遠遠命題系列——時光流逝

花了整整一個禮拜的時間來寫,竟才不過2000字多一點……更令人喪氣的,這真是時光流逝相關麼?囧

OTL

====================


乘風疾飛的雨燕,在青空中畫下一縷淡淡的影,當人們抬高頭察看時,燕子早已飛在視線範圍以外。

雨燕屬於天空中的動物,牠們飛行能力高超絕倫,快越疾風,而且牠們不必落地休息,在天空中一樣能夠打盹睡覺;只有一件事情才能迫使牠們停上飛行,那就是夜幕的降臨。

幾乎所有鳥類都患有夜盲症,從生物學上剖析,是因為視紫不足的緣故。總之,時間上已然不早,燕子得盡快找一落腳之處,讓自己渡過冰冷而悠長的夜。終於趕在太陽下山以前,在菲斯洛高原上找到了一個圍籬可供停下來。

高地空氣稀薄,地勢險要,大部分的獵食者都難以在此立足寄居,再加上此地域土壤肥沃,滋生青草,故孕育了大量的綿羊群……嗯,應該說助長了人們在此圈養綿羊群。而雨燕暫時的鄰居,就是長著鬈曲長毛的牠們了。

綿羊們善良和藹,很易相處,就是有點煩人。

看似是羊群長老的老綿羊走來跟雨燕打招呼:
「要往南方避冬嗎?但是你的同伴們老早已結隊飛過這裡了,按照牠們的腳程來看,恐怕早已越過曼度內海。小朋友,你的動作實在慢了點,讓自己落單了。」

「落單了!!落單了!!!落單了!!!!落單了!!落單了!!落單了!!………」

當燕子打算回答長老的問題時,顯然反應得太遲了,此起彼落的羊叫聲,把燕子弄得頭昏腦脹,甚至差點站不穩,從籬笆上跌下來。

好不容易,羊群才停止了那連綿不斷的叫聲,但太陽已經下山了,只剩一抹餘暉。

「我不是為了避冬才經過此地的,所以我沒有跟著同伴們一起行動。謝謝你的關心。」雨燕回答綿羊長老那彷彿很遙遠的問題。

「那麼祝你一路順風囉,太陽已經下山,我們得睡覺去了,晚安。」

「晚安!!晚安!!晚安!!……」五隻小羊在圍圈跑著和唱著。

「誒,別走著!」燕子急叫,因為什麼也看不見,雙翼慌張亂拍著。

「啊啊,還有什麼事呢?」
「還有什麼事呢!!還有什麼事呢!!還有什麼事呢!!」

「呃,其實…其實我想說…我迷路了。」燕子好不容易才吱唔出這句話來。

雖然眼看不見,四處也悄寂無聲,但燕子已能想像出對方滾地大笑的模樣。

「你知道格拉莫的正確位置嗎?畢竟有好多年沒去過了,方向是忘得七七八八了。」燕子問道,只是,綿羊長老沒有意會過牠口中很多年的意思竟是長達五十年之久,當然正常任何生物也沒意會過一隻雨燕竟有如此長壽。故此,長老如是答覆牠:「對於方圓五百里內的地理位置,我幾乎可以倒背如流了,但就是從沒聽說過格拉莫這地方。可能你所尋覓之目的地還遠得很呢,很抱歉沒法幫上你的忙了。」

「再說,現在已經秋末了,風雪很快會降臨此地,勸你今年還是放棄尋找那神秘的格拉莫,盡快飛到溫暖南方才是現實,待明年春天開始再慢慢找尋也未為遲吧。」

遺憾的是,雨燕怕且等不到下一年的到來了。牠沒有說出自己的狀況,只是向長老深表謝意。

長夜漫漫,燕子卻沒法入睡,這不是天氣酷寒的關係——當然,牠仍是相當羨慕那些身包裹厚實溫暖長毛的綿羊們,從不必艱辛跋涉,作萬里飛行的超長途遷徙,只須懶洋洋的縮在自己的毛團裡也能過渡牠們的冬天——影響燕子心緒不靈﹑沒法安眠只有一個理由,一個稟屬天性的理由,牠想回到自己的故鄉格拉莫過渡最後餘生。

或許現在的牠看起來精力充沛,一點老態也沒有,甚至乎,不明不白的理由讓牠活出了比長同類十倍的壽命,但是從某一天開始,牠便強烈感受到生命盡頭已至,,一把神祕的聲音強烈呼喚牠必須重設自己的故鄉,牠沒法拒絕這個呼喚,從那一天起,牠便開始重覓返鄉之路,返回那時候自己唾棄﹑詛咒過的城市格拉莫。

當第二天破曉時分,燕子便向綿羊們告別出發。

「傳說對面山上的廟宇,有一神奇的指路石,據聞所有迷路者看見那塊石頭時,它都可以指出正確出路方向。聽起來很神奇,但你可以去碰碰運氣吧。再見了,祝你一路順風。」

「一路順風~!一路順風~!一路順風~!一路順風~……」羊群心理有時也蠻可愛的。

對於其他動物來說,跨越一個高原上的山頭,恐怕至少也要花上一整天的時間;但對於飛行動物來說,尤其最優秀的飛行家,這不過一眨眼的工夫。很快的,燕子便找到了這範圍內唯一的廟宇。廟的前院有一塊非常醒目的石頭,只是,那也不過是一塊稍大的普通石頭。環觀四周,恐怕只有這塊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大石能夠被稱為指路石了。

燕子停下來端詳這石頭,看似它確在指向某一個方向似的,燕子隨著其所指的方向飛去了。

神奇的石頭其實並不神奇,迷路者往往自己也有個大致概念,這個概念反映在石頭上會變得更鮮明化,再加上古怪的謠傳,能使人更確信那模糊不清的意念而已。這就是指路石的來由了。

向著指定方向飛行了約二百里,燕子看見了格拉莫。

牠確信那就是自己的故鄉格拉莫,,縱使面前只是一片無艮的黃沙。看來,離開時所落下的詛咒應驗了。

就發生在牠離開後的五年,格拉莫發生了一場無可挽回的戰爭,從此,名都消失於世,再沒有人記起過它的名字,而倖存者則努力去把它遺忘掉,把它從歷史上抹消。無怪乎綿羊長老從不曾聽說過格拉莫。與燕子對比起來,長老還是太年輕了點。

戰後頹圮敗瓦雖被厚厚黃沙的覆蓋著,燕子卻能看穿過來。碎片勾起五十年前的回憶,竟然還是猶新得令人顫抖,五十年前簡直就如昨天的事一樣。

是的,五十年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但此情此景下使人(或者鳥吧)感到時間的毫無意義。細細的思索反覆而沉悶的多年,日復一日的機械式生活,年復一年的無個性遷徙,從沒法在心中烙下任何印痕。時光流逝,縱上天賜予了自己過人的生命也不具什麼意義。

不對,意義其實存在的而且非常鮮明,那就是上蒼要自己去見證時間的飛逝,無可挽回的飛逝!生命在年數上再長再短根本毫無關係,實際上生物的彼此間非常公平,大家所擁有的生命長度是一致的,你擁有更大的年數,不過代表你摧有更多的虛空而已。

無形的拉力把燕子扯到格拉莫的最中心之處,生命的盡頭已然降臨。牠展放鬆自己的雙翅,慢慢從黃沙中沉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遠遠命題系列——時光流逝 」へのコメント

= 口=CC這篇文的開頭很驚艷喲!
老實講,這種帶點童話+寓言風格 的故事由CC寫出來,讓人覺得很驚喜呢XD

時光流逝這一點不說,CC的描寫真是越來越生動了!綿羊們非常可愛XD,小羊們的話語實在讓人忍俊不禁哦XD!


不過,關於格拉莫的詛咒到底是怎麽回事呢?還是有些不明白呢~
XD我想,如果以“燕子”的立場,很難想象會使用“唾棄”“詛咒”這樣的字眼呢XD



謝謝遠遠~好開心啊

看見你的回覆,果然在時光流逝上的主題失敗了orz

至於綿羊的對白設計,嗯,偶承認偶抄考了Charlotte's Web,那是一套好電影,推薦遠遠去看~

在blog我就是以裡人格來說話囉...

首先,骨子裡的悲涼風依舊...這也是種優勢喔..
選用動物也是可以表現出深刻的人性,若想往這方面,個人推薦沈石溪,會長大可以參考看看...

另,最後一段已是把收束的技巧發揮的不錯了...但要小心寫作成了習慣(個人的痛處)

CC好棒!!CC好棒!!CC好棒!!CC好棒!!CC好棒!……

呃……不過石頭的真相那段感覺有點多余……

未未說到了重點之處囉
偶也害怕偶的寫作風格已被定型,無法改變T__T

話說,花花你原來是隻綿羊?@@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遠遠命題系列——時光流逝 」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ouryouthwords.blog25.fc2.com/tb.php/2-b769b5e0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