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聖誕征文——捉不住的情感

篇章一

吃過早餐,拉花娜便拿起自己的單肩揹袋準備上學去。

門很重,很難拉開,因為外頭正刮著大風雪。雖然已經披上了大褸,但是仍然冷得令人無法接,然而這是指在房子裡的情況,外頭更是令人不堪設想。

真希望不用上學,只消留在家中窩在暖哄哄的被子裡就最好了,可惜別無選擇。鼓足了氣去拉動門把,但是大門紋風不動,只能聽見外頭呼呼作響。再一次用力地拉,仍然沒反應,最後是露雪娜看不過眼,走前來一把拉開了大門。

大門一被拉開,屋裡的東西立時翻七倒八,暴雪不停飛入,整個廳子變得一片狼藉。露雪娜趕緊把拉花娜推出屋外後,並關上了大門,阻止屋內的糟糕況繼續惡化。

「怎搞的,這種天氣怎可能還要求學生上學去!」露雪娜抱怨。

但拉花娜沒有任何回應,只是默默拉緊了大風衣,徑自向著學校方向走去。

「喂,停下來吧,今天我載你上學。」露雪娜衝前拖緊了拉花娜的手,硬把瘦弱的她拉去了自己的藍色電單車側旁。那輛電單車是作競賽所用——當然不是合法的賽道競賽,而是地下街頭賽事所用——這是拉花娜最厭惡的,雖然拉花娜毫不過問露雪娜幫打混的事情,但那不代表她接受妥協,而是她再也懶得理會露雪娜的事情。

正因為那是用來比賽用的車子,所以露雪娜從不曾用來當交通工具接載過任何人,今天她竟然用電單車載自己上學,實在不得不令人驚訝。

「接住,戴好!」露雪娜把頭盔拋向了拉花娜後,便清走電單車上的積雪,開始發動引,當拉花娜笨拙地戴好了頭盔後,露雪娜早已整理好一切,騎了在電單車上等著自己坐上去。

「用力抱緊我,把我當成唯一支柱,不然會被甩出去的。」

露雪娜的一語雙關,拉花娜怎麼聽不出來,所以也就反諷道:
「既然跟著你一起走是那麼困難,不如讓我自己一個獨行好了。」

露雪娜全身一振,顯然憤怒到極點。很想痛罵這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頭,但沒有發作,最後強自把怒氣壓了來,嘆了口氣。然後戴上頭盔和穿上手襪,長長的頭髮沒法收入頸盔內,只能任由它飄曳風中。等拉花娜都騎了上電單車後,露雪娜便用力扭下油門,引持續發出一陣尖銳的巨響後,電單車突然以破風的疾速起動,風馳電掣的衝上馬路。

無語倫比的高速,把拉花娜嚇得只能用力摟緊露雪娜的腰間,動也不敢動,沒有撲面而來的強風,不只因為戴上了頭盔的關係,更是因為被姐姐的身體擋下了,然而那份彷彿要把自己撕裂扯碎的巨大力量卻仍能清楚被感受,尤其於轉彎的時候特別強烈。事實上,拉花娜根本不敢相信兩人在轉彎的時候能夠平安無事,當時電單車己歪斜得快要擦上地面,她除了突然改信上帝,向衪不斷祈禱以外,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用盡全力把露雪娜箝得小腹發痛。

拉花娜瞄到街上有一名警察有所行動,把警車亮起了警號想追截自己,然不一會就不見了蹤影,連警笛聲也再聽不見了。

在一方面,拉花娜處於極端的恐懼;另一方面,則隱隱一股快感油然而生。極端的速度確有其魅力所在,她終於瞭解到露雪娜何以迷醉這亡命的競速遊戲,只是不明白姐姐何不參加正規賽事,而進行這種危險的非法活動。大直路上,拉花娜稍稍伸高了頭望向咪錶,上面的電子跳字出現了350kph的字樣。

拐了好幾個彎後,終於來到學校面前,但拉花娜似乎肌肉過份緊張,無法放下那緊摟著的雙手,也沒法跨下車來。

「喂,到站了,還在發什麼楞啊!」露雪娜拉起面罩,別過頭來對拉花娜說。

「誒!」

拉花娜還是毫無反應,沒法子,當姐姐的只好把妹妹僵化了的雙臂從自己腰間分開過來,然後把她抱下車來。花了好一會的時間,雙腿才終於恢復力氣,可以站起來,最初下車的時候,拉花娜立時趺倒地上,只好倚扶姐姐的身體以取得平衡。稍為回過神來,向手錶望了望,原來整個上學過程還不到兩分鐘,學校與家有相當的距離,但自己卻從沒想像過由家中到學校竟然不必兩分鐘便能到達。

「今晚你沒約朋友別處去吧,那麼記得準時回家了,今天可是平安夜啊。」露雪娜拍拍妹妹的肩膀。

「嗯…」神智仍未完全清醒的拉花娜隨意回答著。

一回到課室,拉花娜即被蜂擁而來的女同學包圍訪問,然而問題卻不外乎幾個:
「送你上學的人好帥,可不可以介紹認識?」
「你在哪裡結識到的帥哥?」
「沒脫下頭盔太可惜了,但那飄逸的藍髮實在迷死人,你可以給我們看看他的照片嗎?」
「下次還會不會再來?」
「你們的感情發展到哪一階段了?」

「她…」

「她!?」眾人異口同聲驚嘆。

「嗯,她是我的姐姐。」






篇章二

煙霧彌漫﹑藏污納垢﹑燈光昏暗﹑粗話滿天飛,這就是典型的地下賭坊,典型的罪惡深淵,令人厭惡之極。

露雪娜沒有像往常的扎起雙馬尾,也沒有特意梳理,而讓柔順直長的頭髮凌亂地散落著。她穿著色腳牛仔褲,身披暗紅色絨質大衣,穿過這轄屬自己地盤內的賭坊。雖然走道有夠一塌胡塗,但是賭坊內的人一見她的駕臨,都無不讓出一條路來給她鬆容穿越,直入此間的密室。

向拉開了那個裝飾用的書櫃,後面是一道木門,推門而入,魯路坐正於辦公桌前面,閱覽桌上的文件。

「坐下來吧。」魯路放下文件,抬頭微笑說道。

「不必了,那種椅子委實坐不慣,還是站著比較適合我。」說罷,露雪娜關上了門,然後斜倚牆角,拿出口袋的香煙點燃。

露雪娜不是煙鬼,沒有中香煙毒癮,對她來說,抽煙純粹是一個動作,一個用來打發時間用的動作,暗示她對是次會面一點都不感興趣,這根本在浪費時間。

「這些年來妳的精進實在令人吃驚,即使妳本來的擅長並不是駕電單車,但是最後還是成為一方的頂尖好手,跟城北的伊士利,城西的莉芙路平分秋色,並稱了『三深淵』啊。」

「賽車的道理本就同出一轍,管它是四個輪子還是兩個輪子,駕馭方法都一樣。」

「呵呵,這不禁讓我想起當初妳找我當贊助時的情況了。妳是個優秀的車手,可是正規實事不容許女性參加的;再者,也由於資金所限,我們也不可能供應你合適的跑車參賽,如果只是隨便給你一輛九流跑車,也實在很對不起妳,所以最後只有供應妳電單車,畢竟價錢上容易負擔,卻又不失速度,只是委屈妳得重新適應過來。原以為這種待遇會令妳不爽,無心戀戰,沒想到妳卻蠻迷醉其中。因為妳的努力,最終使妳順利取得了整個城市南部的控制權了。」

「開門見山,別轉彎抹角,把陳年舊事扯出來湊字數!」露雪娜以幾近命令的口吻道。

「沒什麼,純粹感慨一下。然而,世界卻是這樣,妳的成績與輝煌不見得能贏得別人崇拜,但卻一定會換來人們的側目,所以,挑戰書發下來了:是城北伊士利的挑戰。」魯路一邊說一邊把信封推出來,但露雪娜一眼也沒瞟向該書,仍兀自的吞云吐霧。

「事情對你向著不利的方向發展著,因為那傢伙並非用電單車跟你拼高下,他最近買入了新的戰車,是NSX type R,但只是外型上,引似乎並非那麼回事。」魯路錄音機從抽屜翻找出來,「這是我們取得的錄音。」

按下了錄音機的播放,一陣響亮而尖銳的聲音轟轟而響。

「是V8 DOHC啊,認真不妙,而且轉速蠻高的,恐怕不下於2萬RPM吧。」露雪娜驚訝,但是表情﹑語氣﹑動作任何一方面都看不出驚訝何在。

「就是那樣了,而且妳也深深明白電單車與跑車之間的差別何在吧,就是攻彎的極限速度上完全沒有相提並論的餘地。而很不巧,城市南街直路都不多。由於比賽上對你是極端的不利,所以必須找妳來一起商討對策。」

「沒什麼必要討論的吧,」露雪娜丟下已燒盡了的煙蒂,「你只須告訴我比賽日期就足矣。」

「定在三天後,平安夜。」

「哎呀!」

「哎呀?」魯路像隻鸚鵡一樣重覆著露雪娜的句子。

「其實我的來意就是在平安夜請假,跟我的小妹一起渡聖誕的,所以,抱歉了,我沒法參與是次挑戰賽。」露雪娜解釋。

「這可是關係到地盤的控制權吧,妳的缺席是意味著妳的自動棄權啊!」魯路著臉說。

「如果他吃得下我的地盤,那就讓他去吃吧,只是記得提醒他小心消化不良。」露雪娜陰霾地冷笑起來,雙目放出異樣色彩,仿似作出致命一擊前的眼鏡蛇。魯路坐立不安。

「這樣決定就好?不再改變主意了麼?」

「已決定好的東西毋須改變,沒必要為了這男人而放棄自己的天倫樂。不過,你也不必告訴那男人我爽約了比賽,就由得他喝一晚的西北風吧。」露雪娜說完以後,便轉身推門出去。

臨關上門前,露雪娜頭也不回地丟下了一句:「告訴城西的小女孩,別妄想從我們二人的鬥爭中取得任何漁翁之利。伊士利敢貿然南下挑戰,說明他早為自己設定了後著,而我也絕非省油的燈……她的如意算盤打不響的,還是收起來比較穩妥。」





篇章三

送完拉花娜上學,露雪娜沿原路返歸,經過市中心一家名為Dortinus商舖的時候停了下來。

櫥窗裡最高位置,尤如金字塔塔頂一樣,置放著油發亮的鋼筆。有多少個黃昏,拉花娜放學之時,都必定站在此面前,呆呆的仰望這支為雨果曾經所用過的萬寶應龍筆。但是她從不知道在她背後總有人為那情那景痛心著……

記憶飄回到沒法被追究的多年以前,從那時候這家商店就入手了萬寶應龍筆,拉花娜的寫作夢被此而激發。雖然自己沒有寫作的興趣,根本無法體會她對名家鋼筆的迷戀與沉醉的原因,但渴望的苦痛卻是能被理解,只不過當時以母親的經濟想負擔起鋼筆的價錢,就仿如天方夜譚一樣。

記憶往下搜尋,卻碰著空白的位置,有些事情已被自己刻意遺忘掉,只知道後來拉花娜寄於萬寶應龍筆上的作家夢已變成為對母親的一種思念……

時至今天,終於也籌足夠了金錢,可以買下萬寶應龍筆,縱使自己的收入當中,有一部分實在來得不乾不淨……露雪娜以前沒曾動用過那筆錢,但沒法保證以後不會使用,故此她一直將它凍結在銀行中。今天用以買筆的錢,乃透過一直比賽贏取的獎金而來。

露雪娜脫下頭盔,把長髮兩邊束起後,施施然走進店舖之內。

「歡迎光臨。」老闆禮貌地向露雪娜打了聲招呼。

店舖老闆是個健談的男人,自露雪娜進入舖面,便不斷向她介紹店內各式各樣商品的用途與來歷,雖然煩人,但傾聽各種異怪傳說也是一種趣味。

「講了那麼多,卻為什麼不給我介紹一下你的鎮店之寶?」露雪娜指了指最高陳列的鋼筆。

「小姐果然識貨之人,那支鋼筆可有著一個非常架勢的名字:『萬寶應龍筆』,是法國大文豪雨果遺傳下來的寶物,那黃金打造的筆頭,沉重有力,不管《巴黎聖母院》,還是《悲慘世界》,都是經自那美妙神奇的筆頭而流出來……」老闆滔滔不絕的解說著,已經忘我沉醉在自己的演講之中。

然而,當露雪娜要買下鋼筆的時候,店主卻面露難色。

「怎麼了,怕我付不起鋼筆的價錢嗎?對我來說,錢多的是。」

「不,不為那個價錢。然而在妳買下這支鋼筆的時候,將會打碎一個小姑娘的心…」老閤望著櫥窗外面的雪景感慨,接下來,他又開始講述拉花娜的故事。

「所以啊,我多麼衷心希望,這萬寶應龍筆能夠由那位小姑娘親自買下,哪怕再等上多少年的時間也好。不過世事不可能稱心完美,女孩的夢始終還是破滅了。」一邊說,老闆一邊仔細包裹好鋼筆,「然而,作為商人的我,必須恪守商業原則,既然閣下付得起這個金額,那麼它從今天起就屬於妳的。再者,小姐與它也算是有緣,它總沒平白落入不懂欣賞的人手裡。」

包裹完畢,老闆把貨物遞到露雪娜手裡。

「那個小姑娘很堅強,絕不輕易崩潰。相信我,老闆不必為她而擔憂。」露雪娜接過貨物後道。

離開了店舖,一股對亡母的強烈思念突襲心頭,露雪娜決定到母親墳前走一趟,跟母親談心。

母親的墓碑立於城郊教堂的後院,露雪娜捎來了白玫瑰一束,置放在躺的石碑之上。稍稍清走墳上的積雪後,便坐了下來,用手指輕輕細撫冰冷的石碑。

「應媽媽的囑託,我總算承起了照料拉花娜的責任,沒有讓她流落街頭,更沒有讓她捱過肚餓,拉花娜正健康地成長著。正值青春期的她,變化十分之驚人,那時候奀瘦的孩子,如今長得快要跟我一樣高了,只要再多過幾年,她就會蛻變成亭亭玉立的少女。媽媽想跟她見見面嗎?我下次帶她一起過來吧。」

「但是……」露雪娜深深吸了一口氣,繼續道,「雖然拉花娜正穩步成長,但是我卻走向了一個錯誤的路上,沒法預知是否一條通向毀滅的道路,但似乎再沒法抽身而出……」

「縱使拉花娜沒有表出任何反對意見,但是她對我的厭惡之情卻很明顯的表露出來……最初我天真地認為那是青春期的反叛表現。直到今天,她竟然跟我說二人分開各走自己的路會更輕鬆。那句說話令我很憤怒,也很傷心,但也在那一刻我才意會到事情的嚴重性所在……」

「這個覺悟是否太遲了點,媽媽?我們的關係將一直繼續惡化下去嗎?我很害怕,我沒法完成監護拉花娜的職責,再也無以面對媽媽……今晚是平安夜,我好想藉此機會重圓我倆之間的關係,我覺得這應該是個合適的時機,媽媽你怎麼看?」

「願妳能給予一個指引吧,我的人生實在越走下去越加迷罔了……」說到這裡,一直強裝堅強的露雪娜已止不住汨汨滲出的眼淚,溫熱的淚水滴往地上,融化了草上的霜雪,但一會以後,又再凝結為堅冰……




篇章四


12月24日,是重要的轉捩點,在這一天裡,有不少人覺悟到原來自己是LES。

「她就是傳說中的『三深淵』之一的南之露雪娜啊。」某女已化成了心心眼。
「好。帥。啊。」某女的說話能力己退化到只懂說這三個字。
「身材好,樣貌好,氣質好,100%的好女人!」某女不停抹著飛噴而出的鼻血,但拉花娜卻心裡嘀咕著她從哪看出露雪娜的樣貌身材所在。

平安夜真是一點也不平安,大概還未入夜的關係吧。總之,拉花娜已被班裡的女同學給煩擾得頭也要裂開來。小息如是,午飯如是,連上課的時候也被人于停傳紙張煩擾著,幾乎都沒曾得到過安寧的一刻。還好的是距離下課的時間己剩不多,快可脫離這個人間煉獄了。

有些男生對於眾女的反應嗤之以鼻,也開始作出一些攻擊性言論了:
「那個不男不女的大姨,算得是哪根蔥!要論帥氣怎麼也數城北一號男伊士利與二號男里加魯特吧!」
「作為女人,她也實在太造作太噁心了,說白了就是個發浪的女人,還是城西的莉芙路妹妹又天才,又可愛。」

雖說自己一直反感著露雪娜幫的生活,而變得對她心生厭惡,但是聽到了別人這樣的批評,內心還是不由得緊緊被揪住了。正想發難跳出來痛扁這些男生,讓他們收起鳥嘴的時候,卻被身邊的女生搶先了動作。

「死gay佬!」
「蘿莉控!」

千百雙(其實加起來也不過二十雙)怒目盯著那些惡意批評的男生,不斷又不斷「蘿莉控」與「死gay佬」的攻擊下,那幾個可憐男生的陷入完全性精神崩潰了。看來言語攻擊的殺傷力要比物理攻擊高太多了,自己要真動手起來,恐怕不會有這麼棒的效果。

放學的鐘聲響起,群女潮湧式襲向拉花娜的位置上,卻撲了個空,拉花娜早在不知何時已溜走了。

風雪早己停下,黃昏的天氣遠不如晨早的惡劣,卻仍然寒冷,拉花娜裹緊了大衣,加速步伐逃離學校,踏上返家之途。不知不覺間,自己又再走到了Dortinus的櫥窗之前,一如以往,她的目光只會落在一個位置上,但是今天什麼也看不見,置於櫥窗頂尖的萬寶應龍筆已不復存在,拉花娜不由得獃住了,掛在肩上的揹袋亦已滑落地上……

過了好一會終於回過神來,立即把目光四下游移,企圖找出鋼筆搬遷了的位置,不果。直到看見店主神情變得閃爍,臉帶歉疚之時,她終於意識到怎麼回事。店主對她喪氣地搖了搖頭之後,拉花娜只得默然離開。

夜幕漸漸地降臨,天空再次飄下輕細的雪花,街道上五光十色的掛飾彩燈陣紅陣閃耀著,平安夜的世界華麗之極。大街的另一邊,合唱團當眾誦唱悠揚的聖詩,大街的這一邊,是處處響起聖誕老人大叫Merry Christmas,城市裡儘是洋溢歡愉柔和的聖誕氣氛。然而這不但沒有撫平過拉花娜的憂傷,反而加劇了內心的抽搐感,聖詩的樂聲變得仿如哀戚的B小調,越聽越令人心碎……

思緒被無形之力越扯越遠,她想起了當初熱愛寫故事的自己,文筆稚拙可笑,卻愛亂拋書包,左拼右湊別人的作品用來鋪寫自己的情節,縱然如此,母親還是非常鼓勵自己的寫作,雖常遭露雪娜的批評嘲笑,讓信心備受打擊,但少年雄心壯志的烈火卻不輕易澆熄;及後萬寶應龍筆的出現,更是一股助燃的汽油,Dortinus店主向拉花娜禪述萬寶應龍筆的歷史,禪述雨果的故事,致使她一度也幻想自己是個大文豪。為了得到那支鋼筆,拉花娜向溫柔的母親百般撒嬌,可是沒有效果。

母親後來送了一支新的鋼筆給自己,但是愛耍脾氣的拉花娜卻偏偏不用新鋼筆,只用那又破又舊的原子筆,還寫了好幾篇對萬寶應龍筆的思悼文來刺激母親……從現在看過去,拉花娜不由得萬般慚愧,當年由那任性的小姐脾氣所致的刁蠻行動,實在是幹得太過份了。

母親日以繼夜的工作,漸漸變得消瘦﹑憔悴,精神狀況也越來越差,母親如此拚命的工作,也許是為了能夠買下那名貴的名家鋼筆給不孝的女兒,也許本來養起露雪娜與拉花娜就是花費不菲之事,總之,母親就是積勞成病,以致大部分時間都處於精神散漫,也因而導致了之後那場車禍……

沒有親眼目睹著是怎樣的情況,即便目睹過,怕且也不願意去回憶,甚至乎會強制自己遺忘,但是那巨大的聲音依然猶新,真的很大聲,很洪亮,讓人暈眩的響亮……

意識於倏忽間飄回現實,巨大的聲響原來不只是發生在回憶中,也在現實之中。最初以為是露雪娜的電單車駛來之聲,但並非那樣。

雪亮的跑車疾駛而過,速度快得讓人發寒。稍為對比今早乘坐露雪娜的車經過此街口的情況,那車子通過這段路的時間比露雪娜所花的還要短,快了大約零點一幾秒左右。拉花娜的目光無法移離那白色跑車,尤其車頭蓋掩的獨角獸圖騰,在純白色的車身上是個很刺眼的標記。

跑車來來回回的繞了好幾轉後,於大前方停了下來,車上走出兩個男人,一個銀色長髮,另一個則是色短髮。長髮男主動走向髮男背後,來了一個零距離前胸貼後背式的拍肩……然後是二人十指緊扣共走於大街上,她好像還聽見:「honey,我們先去餐廳吃個飯好嗎?」

拉花娜幾乎可以確定自己是幻聽,她打了個冷戰,決定加速回家清洗眼球。





篇章五

返還家中的時候,天色已完全入了。推開大門,是露雪娜穿著圍裙忙這忙那的情景!

不可能的事情發生了,果然自己已經患上思覺失調了麼?拉花娜心想。

「看你那髒兮兮的樣子!先去洗個澡吧,然後裝扮好一下自己,我已在Le Rouge預訂了位置,今晚一起去吃晚飯。」

露雪娜的說話帶有一種久遠的熟識感,使拉花娜全身僵硬起來。

「怎麼了,熱水已經放好,你進去浴室便可開始洗的了。」露雪娜走過來摸摸拉花娜凌亂的頭髮,並遞上了毛巾與衣服,「快去吧!」

衣服是新的,淡黃色恤衫配上棕色長裙。到底有多少年沒再穿過裙子了?已經沒法記憶起來,反正自己一向只喜歡穿長褲,運動起來著實方便得多。進入浴室,四周蒸氣騰騰的,走近浴缸試了試水溫,水確夠熱,泡起來定必十分舒服的吧。

於是開始褪下身上衣衫,丟進污衣籃裡之時,驀然發現自己早已非小女孩,身體都近乎發育完成,也許是時候穿些成熟的衣服以見證自己長大了……算吧,還想太多幹麼?天氣十分寒冷,還是儘快泡進熱水裡方屬上策。

熱水洗身過後,整個人的疲勞盡皆消除殆盡,但是自回家以來五臟的糾結感卻一直纏繞著,無法消減一分一毫……拿起露雪娜為自己買來的新衣對照鏡子穿上,衣服是意大利品牌,價格相當之昂貴。衣服材質輕軟細滑,是極品棉料所製作而成,顏色雖然樸素,但女性味道卻十足十,再者以自己的品味而言,也實在不喜歡奢華花﹑大紅大紫等誇張衣飾,這套新衣服真是恰到了好處。

拿起一條紅色的絲帶繫過恤衫的領口,打好一個禮結,棉質棕色長裙穿起來固然優雅,但對拉花娜來說卻怎麼也難以適應。原地轉了兩個圈,長裙翩翩地擺動起來,縱使裙子穿起來的感覺並不自然,但整體視覺效果令自己相當滿意。

才剛走出浴室,露雪娜就已經挨著牆邊吃笑地盯著拉花娜,拉花娜大驚:
「你…露雪娜你在偷窺!?」

「別說得太難聽,而且你的身體我還看得少麼?」露雪娜掩嘴竊笑,她已經脫下圍裙,換上一套新的深藍色晚禮服,並如往常將長直的藍髮束成了雙馬尾。如果比著她平素所穿著的裝束,這雙馬尾會令拉花娜覺得可笑非常,但今天露雪娜穿起晚禮服的時候,配以雙馬尾的髮型卻令拉花娜感到一身強烈雍容華貴的氣質。

果然以露雪娜的身材,還是穿上華貴的禮服更好看,她看上去簡直是個貴族千金,一點也找不出那幫打混的邪魅氣息。她彷彿天生出來就為了穿著名裝華服似地,從肩膀到胸線,從小腰至整個下身,都由這套晚禮服完美地把其曲線展現無遺,或者說,是她的身材完美地展露了晚禮服的優美絢麗。

「真漂亮,拉花娜你長大了,開始散發出女人的魅力啊!這身衣服真適合你。」露雪娜正色道。

「露雪娜也不差,比起那一身色皮衣,還是穿起禮服的你美麗多了。」拉花娜不甘示弱道。

「謝謝讚賞。」露雪娜拉起裙子躬身道謝,「可是我總不能穿裙子騎電單車吧。」
露雪娜繼續上下打量著自己,忽然恍然大悟地說:「難怪總覺得差著了什麼,原來是這裡!」

露雪娜立時牽起拉花娜的雙手,把她拉入自己的睡房中,坐在了梳妝台前。就在這倏忽間,拉花娜又被六腑的絞痛感侵襲,這次終於搞明白怎麼回事——拉花娜看見露雪娜的身影漸漸跟母親重疊起來。

「看,你的髮型實在太男子氣了,我來替你梳理好吧。」露雪娜柔聲道,但拉花娜卻繃緊了口臉,前者微感詫異。

露雪娜舉起梳子,溫柔挨近拉花娜以梳理她那凌亂的及肩短髮。在如此靠攏的情況下,拉花娜嗅到了露雪娜身上發出的陣陣幽香……然而那卻跟母親的氣味出奇地酷似。

理完頭髮後,露雪娜又拿起化妝盒開始為自己上妝,「終於有著淑女的模樣了,如果再加上口紅的話……」

拉花娜突然轉身用力把露雪娜推開,露雪娜嚇了一跳:「拉花娜,你怎麼……」

「夠了。」拉花娜語氣極之冰冷,「別肆意扮演母親的角色!露雪娜,你除了只是我的姐姐外,什麼也不是!」

「啪」的一聲,露雪娜已在拉花娜臉上留下五指印記,那隻手完全不由自主,在掌摑發生以後,露雪娜才意識到是自己所動手。拉花娜恨恨地回望了她一眼後,便轉身衡出屋外。

露雪娜頹然坐下,她開始回想自己到底整個過程中到底犯了什麼錯,到底為什麼幹了那麼多的事情,卻一點也沒法取得她的歡心,為什麼精心設計的聖誕夜,會加劇拉花娜對自己的憎惡?

心跳不停地加速著,露雪娜不停大口大口地吸氣,也沒法平復愈漸急促的心跳,反而造成呼吸越見困難。她手腳已然乏力,全身都冒出冷汗。心跳越來越快,好像快要爆裂的地步,心肌運動的加速是再也無法制止,唯一可做的事情就只有揪緊胸口以減輕這種痛楚。

「好痛……」

「好痛……」

「好痛啊……」露雪娜無聲啜泣。

一剎那間,暗完全籠罩整個世界,什麼也看不見﹑聽不出﹑嗅不到……





番外

深夜,兩個男人越見孤寂,他們一直在等待著,可是除了清爽的北風外,什麼也等不到。

「好.冷.啊...露雪娜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會出現?」長髮男人開始喋喋不休地抱怨。

「天知道。」短髮男簡言地回答。

「好.冷.啊...里加魯特你做做好心,抱著我,給我溫暖吧。」長髮男用水汪汪的眼睛望著短髮男。

「你去死。」短髮男仍舊言簡意短。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極遠處。

「回家啦,達夫!那噁心的話劇實在令人受不了。」海帶髮型的小女孩向著身邊龐然巨物說道。

「可惡!可惡!可惡!害我在冰冷的深夜喝足一晚北風,卻只看到兩個男人猥猥瑣瑣的卿卿我我,這個仇給我好好記住!可惡!可惡!可惡!」




終章

「你醒來啦,露雪娜。」拉花娜坐在了露雪娜的床邊,正在替蘋果削皮,「要吃一個嗎?」

四周都是白色的東西,包括牆壁,床椅,櫃子等等,看到了身旁掛著的點滴,還有放在桌上的CRO,露雪娜瞭解到自己被送進醫院來。

「我就說啊,不能把窗簾放下來麼?太陽刺眼死了,想好好的睡一覺也不行。」露雪娜一醒過來就埋怨道。

拉花娜扁起小嘴,不情不願地走去拉下窗簾。

「還有…」露雪娜笑瞇瞇的舉起手指向蘋果,「我要吃!」

拉花娜粗魯地把蘋果硬塞到露雪娜,把露雪娜嗆得咳嗽起來。

「對了,到底我是怎麼回事了?你又是怎麼把我送來醫院的?當時你……」露雪娜好不容易從被蘋果嗆著之中回過氣問道。

「及後我又折返來了,然後就發現你倒地不起,於是便叫救護車送了你來醫院,如此而已……」拉花娜的聲音有點哽咽,「醫生說因為你在精神方面備受壓力,因此促成心肌的不正常運動,是典型精神類的心贓病,輕則昏厥,重則……在你身體好轉以後,就會轉介你到心理科跟進病情……對不起,露雪娜,對於昨晚的事情,我實在深感抱歉。」

「傻孩子,你道什麼歉啊,我是你的姐姐嘛……啊,對了,還沒把聖誕禮物送給你呢,我得回家去拿過來……」說著,露雪娜企圖起身,打算爬下床去。

拉花娜微笑搖搖頭制止露雪娜,然後望向窗口位置上,在窗簾留下唯一的縫隙裡,一隻水晶酒杯閃閃發亮,酒杯中央置放著一支油光鮮的鋼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聖誕征文——捉不住的情感 」へのコメント

呼~原來九千餘字可以說的有太多太多了~
也原來露西艾菈始終是這麼疼愛妹妹的一個傻姐姐呀...

會長大理性語調的敍事風格已然形成了,而可以在此篇看得出挑戰較長字數需要結構的企圖,果然是有持續在寫作進步是可見的呢~

在這裡只有略略提出兩個小小的缺口,一是,單就中文口語的他是無法區別男女的,除非是說的不是中文,二是,以人類眼睛的極限是怕是無法辦別飛馳過去的兩部車微小的速度差異,除非是正在超車的那一剎那

當然其他的地方已經不錯了,所以我才挑剔些小地方,先預祝聖誕快樂呀~

尝试一下能否留言……

风格已经定型了么?好令人伤心……

的确,中文读圯来时,「她」与「他」是听不出分叮来,可是啊,露雪娜与拉花娜也不像是中国人的名字吧~(姐妹居然不同姓?晕啊)

至於速度判定么,小花是依靠对观察车子经过同一街口的时间而判定的,小花本又是一个对时间的敏感的人~
好啦,0.1X秒的时间还是太短了点,未未你便把小花当成第二个Senna吧
好啦,其实乘坐小雪的车时,小花早吓得灵魂都出了窍,怎可能还来什么时间判定!那根本是bugs!(俺投降了,举白旗ing)

啊啊...人家又不是來找楂的...=3=a

其實我覺得你生文和我有點像,敍事的語調都有著個人的風格...這是好事呀...不要傷心啦....會長大你的進步是很快速的呢...讓人有點嫉妒...
而且能把文章寫得長也是很棒的一件事~真的~=w=b

所以多嚐試吧...
像我現在想練習不再用自己的話來說故事,而是以別人的聲調來敍述一件事...這其實是很重要的練習喔~稱為操縱不同聲腔(出自小說的五十堂課)...

加油吧~

嗯嗯,以別人的聲調腔來敍事……筆記

偶想用金庸的調腔來敍事呀呀~

好啦,到底要怎麼樣才能使用出別人的調腔?有什麼技巧?(向未未求天書=w=)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聖誕征文——捉不住的情感 」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ouryouthwords.blog25.fc2.com/tb.php/6-1b415889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